完形心理学之重获生活的热情

2017/7/13 16:52| 发布者: 完形心理学| 查看: 145| 评论: 0|原作者: 卢森堡

摘要: 通过培养非暴力沟通的意识和技巧,我们就可以在真诚,开放的气氛中与他人进行平等的互动,从而帮助他人摆脱心理的困扰.通过运用非暴力沟通,我们不再试图分析自己或他人有什么毛病,而是用心去了解我们的需要和他人的需要 ...
非暴力沟通之用非暴力沟通代替诊断3



    接着,我向他们解释我的做法。我告诉他们,我不会去分析病人有什么毛病,而是问自己以下的问题:“她现在是什么心情?她有什么需要?和她在一起,我是什么样的心情?我的心情反映了我怎样的需要?我想请她作出什么决定或采取什么行动,以使她能快乐些?”在回答这样的问题时,我们将会提示自己的内心活动以及个人需要。同作诊断相比,这是很不容易的,因为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也会深深体会到我们作为人的弱点。
    另有一次,我被邀请去讲解如何向精神病人介绍非暴力沟通。参加现场演示的是15位被诊断为慢性精神分裂症的病人。大概有80位旁观者,其中有心理学家、精神病医生、社会工作者,以及修女。在我介绍自己和讲解非暴力沟通的时候,一位病人说了一句似乎与主题无关的话。考虑到他被诊断为慢性精神分裂症,我的第一反应是认为他在胡言乱语。于是,我对他说:“你好像没有听懂我刚才的意思。”
    这时候,另一个病人插话说:“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”接着,他向我解释那位病 人的话和我刚才对非暴力沟通的介绍有什么关系。听了他的解释,我意识到那位病人的话确实与主题有关。想到自己刚才轻易地将交流中的困难归咎于对方,我感到很难过。我希望,在听不明白的时候,我可以请对方作出解释,例如:“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。我想知道你的问题和我对非暴力沟通的介绍有什么联系。你可以解释一下吗?”
    除了这个短暂的插曲外,整个过程进行得十分顺利。旁观者对病人的反应感到意外。他们问题我,我是否认为这组病人碰巧是特别合作的病人。我回答说,一旦我不把人当作诊断的,而专注于彼此作为人的感受和需要,人们通常都会有积极的反应。


    接着,有参加者说,为了有更多的学习机会,他想请几位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医生来参加现场演示。于是,之前参加演示的病人和旁听者中的志愿者交换了位置。在接下来的讲解中,我发现我很难向一位精神病医生解释不清楚分析与倾听的区别。只要小组中有人表达自己的感受,他就开始运用精神病学的理论进行分析,而没有用心体会。当他第二次这么做的时候,在旁听席的一位病从大声喊道:“难道你看不出来你又在做同样的事情?你是在分析他讲的话,而没有用心体会她的感受!”
    通过培养非暴力沟通的意识和技巧,我们就可以在真诚、开放的气氛中与他人进行平等的互动,从而帮助他人摆脱心理的困扰。
1234567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