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形心理学之重获生活的热情

2017/7/13 16:52| 发布者: 完形心理学| 查看: 33| 评论: 0|原作者: 卢森堡

摘要: 通过培养非暴力沟通的意识和技巧,我们就可以在真诚,开放的气氛中与他人进行平等的互动,从而帮助他人摆脱心理的困扰.通过运用非暴力沟通,我们不再试图分析自己或他人有什么毛病,而是用心去了解我们的需要和他人的需要 ...
非暴力沟通之用非暴力沟通代替诊断2



    于是,我开始试着用非暴力沟通的语言来代替医疗术语。我不再根据我所学习的心理学理论来分析来访者的心理特点,而是用心去体会他们的话,并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。在开始时,我很担心。我不知道,对我的做法,同行们会有怎样的看法。然而,效果却是非常好,不论是来方者还是我自己,都十分满意 。很快,我就不再有任何顾虑了。在35年后的今天,心理医生在治疗过程中投入自己的情感,已不再被被看作另类了。可是,在那时,我却经常被心理医生的团体邀请去发表演讲和做现场示范。
    有一次,我被邀请去演示如何运用非暴力沟通来帮助 处于极度痛苦中的人。地点是在一所精神病院,参加的人很多,都是精神病学领域的专业人员。讲解了一个小时后,他们请我当场会见一个病人,分析她的病情,并提供治疗建议。那是一位29岁的女士,她有3个孩子,我们谈了约半小。在她离开房间之后,负责治疗的几位医生提出 一个问题:“卢森堡博士,请作一下判断。根据你的意见,这位女士是患精神分裂症还是药物性精神障碍?”
    我回答说,对于这类问题,我感到不太舒服。我曾在精神病院工作,但从一开始,我就无法将病人归到某种特定的精神病类别中。一些研究报告显示,精神病医生和心理学对那些医学术语也没有一致的意见。这些研究报告还指出,精神医生所就读的学校比病人个人的特点对诊断的结果更具影响力。
    我进一步说,即使精神病医生对这些术语的运用具有共识,我也不想用它们,因为我看不出这么做对病人有什么好处。在物理医学领域,病理分析常常可以为治疗指明方向;但我不认为,这种方法适用于所谓的精神病学领域。根据我的经历,在医院的病例讨论会上,医生们要花大部分时间也讨论病人是属于哪种精神病类型。当预定的讨论时间快要结束时,主治医生也许会请求其他人帮助制订医疗计划。然而,这类请求通过会被忽视,因为大多数的人倾向于继续争论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