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形心理学之重获生活的热情

2017/7/13 16:52| 发布者: 完形心理学| 查看: 82| 评论: 0|原作者: 卢森堡

摘要: 通过培养非暴力沟通的意识和技巧,我们就可以在真诚,开放的气氛中与他人进行平等的互动,从而帮助他人摆脱心理的困扰.通过运用非暴力沟通,我们不再试图分析自己或他人有什么毛病,而是用心去了解我们的需要和他人的需要 ...
非暴力沟通之用非暴力沟通代替诊断



用非暴力沟通代替诊断

    许多年前,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医生,我接受了九年的培训,并获得了临床心理学博士学位。毕业后不久,我有幸旁听了以色列哲学 家马丁•布伯与美国心理学家卡尔•罗杰斯关于精神疗法的讨论。在讨论中,布伯质疑,如果一个人把自己当作心里医生,他是否还能够有效地帮助他人面对心灵的创伤。布伯当时正在访问美国,他和罗杰斯一起受邀来到一所精神病院进行公开的讨论。旁听的人都是精神病学领域的专业人员。
    布伯的观点是,个人的成长是通过与他人的坦诚交流来实现的——在交流中,彼此能够自由地表达内心的软弱。他不相信,这能够存在 于心理医生与其顾客之间。罗杰斯同意,坦诚是个人成长的先决条件。但是,他相信,出色的心理医生能够超越他的身份,来坦诚地与顾客交流。
    布伯对此表示怀疑。他认为,只要顾客把自己看作是顾客、把医生 看作是医生,即使医生愿意与顾客真诚地交流,这样的交流实际上还是不可能的。他评论说,顾客预约看病的过程,以及花钱来解决问题,使医生和顾客之间的交流很难不受其身份束缚。
    他们的圣诞回答了我长期以来对分离疗法的困惑。在我所接受的教育中,分离补认为是心理分析疗法的金科玉律。根据分离疗法的理论,在心理治疗过程中,医生表达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是十分不专业的,有经验的医生则会采取“冷眼旁观”的态度,在治疗过程中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,并避免因个人内心的冲突造成对顾客的伤害——他们就象一面镜子,让顾客充分投射他们的情感,然后,他们会作出诊断。我理解分离疗法的理论。然而,对于保持与来访者情感的距离,我总是觉得不太舒服;此来,我相信,在治疗的过程中,表达个人的感受和需要是有益的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