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形心理学之请求帮助

2017/7/10 21:01| 发布者: 完形心理学| 查看: 128| 评论: 0|原作者: 卢森堡

摘要: 抽象的语言无助于深化自我认识,有的时候,我们并不需要直接提出请求.我们的意思和别人的理解有时可能是两回事,如果无法确实对方是否已经明白,我们可能就需要得到反馈.请求反馈能确保对方准确把握我们的意思. ...
完形心理学之请求帮助


完形心理学之提出具体的请求
 
    首先,清楚地告诉对方,我们希望他们做什么。如果我们请求他人不做什么,对方也许感到困惑,不知道我们到底想到什么。而且,这样的请求还容易引起别人的反感。
    在一次研讨班中,一位女士谈到:“我请我先生少花一些时间在工作上。三个星期后,他和我说,他已经报名参加高尔夫球比赛。”这位女士说出了她不想要什么——她不希望先生花太多的时间在工作上,但没有说清楚她想要什么。于是,我们鼓励她直接说出愿望,她想了想,说道:“我希望他每周至少有一个晚上在家陪我和孩子。”
 
    在越战期间,我被邀请去参加电视门诊。晚上在家看节目的录像带时,我十分不安,因为我很不喜欢自己的辩论方式。我告诫自己:“在下一次辩论时,决不能再这么被动。”请注意,我只是提醒自己要避免出现什么,而没有提醒自己主动做些什么。
    一周以后,这个节目邀请我去继续上一次的辩论。在去演播室的路上,我不断提醒不要犯同样的错误。节目一开始,对手 就按其上周的方式展开了辩论。他结束讲话后,大概有10秒,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按原来的方式进行回应。于是,我坐在那里,一句话也没说。可是,我一开始辩论,就发现我回应对手的方式和上次一模一样。这个教训使我明白了:如果我只是提醒要避免什么,而不清楚自己可以做什么,会有怎样的后果。
 
    另有一次,我应邀去协调一些高中生与他们校长的矛盾。这些高中生对校长极为不满。他们认为他是种族主义者,并准备找机会报复他。一位牧师担心会出现暴力,就请我去协调矛盾。出于对这位牧师的尊重,他们表示愿意与我见面。
    一开始,他们就举例说明为什么他们认为校长是种族主义者。听完几个例子后,我请他们讲讲他们希望校长具体怎么做。
    此时,一位学生不屑地说:“这有什么用吗?每一次和他说我们的想法,他总是说‘离开这里!我不需要你们这些人告诉我该做什么!”
    接着,我向他们了解,他们向校长提出了什么请求。他们回忆说,他们希望校长不要对学生的长发说三道四。对此,我的看法是,如果他们说出希望校长做的事,而不是不希望他做的事,他们就较有可能得到得到积极的回应。此外,他们还提出,他们希望得到公平的对待。然而 ,校长的答复是,他对学生十分公平。我评论说,如果他们请求的是具体的行动,而非抽象的“公平对待”,那么,他们就较有可能得到满足。
    于是,我和学生们一起列出了他们的具体要求,共有38项。其中包括:“我们希望黑人学生代表可以参加校服标准的制定。”“在你提到我们时,我们希望你用‘黑人学生’而不是‘你们这些人’。”第二天,他们向校长提交了书面请求。当晚,他们就在电话中兴高采烈地告诉我,校长同意了所有的请求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