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形心理学之非暴力沟通引言

2017/7/7 20:57| 发布者: 完形心理学| 查看: 18| 评论: 0|原作者: 卢森堡

摘要: 非暴力沟通方式,依照它来谈话和聆听,能使我们情意相通,乐于互助.我称之为"非暴力沟通".这里借用甘地曾用过的非暴力一词.来指暴力消退后.自然流露的爱.在一些地区,非暴力沟通方式被称为爱的语言;在本书中,NVC指非暴力 ...
 

   我相信,人天生热爱生命,乐于互助。可是究竟是什么,使我们难以体会到心中的爱,以至互相伤害?又是什么,让有些人即使在充满敌意的环境中,也能心存爱意?

    这样的思考始于童年。大约是1943年的夏季,我家搬到了密歇根州的底特律。到达后的第二个星期,公园中一起暴力事件引发了种族冲突,接下来几天有40多人遇害。我家处于冲突的中心地带,整整三天,我们都紧闭家门,不敢出去。

    冲突结束后,学校复课了。我发现,和肤色一样,名字也可能招来危险。老师点名时,有两个男孩瞪着我嘘声说:“你是Kike吗?”我从未听过这个词,不知道它是某些人对犹太人的蔑称。放学后,他们在路上拦住我,把我摔在地上,拳打脚踢。

    从此,上述两个问题就一直困扰着我。是什么力量赋予我们力量,使我们在最恶劣的情况下,也能关爱生命?给我记性的是像艾提•海勒申那样的人。即使被关在德国人惨无人道的集中营,她依然一片柔情。在日记中,她写道:

    “我不会轻易害怕。那不是我勇敢,而是我知道,他们也是人,我必须用心理解他们的行为。今天早上,那个性情粗暴的年轻盖世太保冲我吼叫,我没有生气,而是关心他。我想问:‘你的童年很不开心吗?女友抛弃你了吗?’他看起来愁眉苦脸、躁动不安、阴沉而虚弱。我当时就想帮助他。他那么痛苦,一旦为所欲为,是多么危险!”

    我 认识到语言及表达方式的巨大影响。也许我们并不认为自己的谈话方式是“暴力”的,但我们的语言确实常常引发自己和他人的痛苦。后来,我发现了一种沟通方式,依照它来谈话和聆听,能使我们情意相通,乐于互助。我称之为“非暴力沟通”。这里借用甘地曾用过的“非暴力”一词,来指暴力消退后,自然流露的爱。在一些地区,这种沟通方式被称为“爱的语言”;在本书中,“NVC”指非暴力沟通或爱的语言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